Back to home

游泳杂记

虽然出生在北方,但秦岭南麓的家乡倒也山清水秀,不大的村落倒有一大一小两条水系交汇。钓鱼溜冰,自然对水不会陌生,但要说到游泳,那却是很久之后上了大学的事儿了。
学前的年纪,跟表哥踩着两根木头搭的桥去大河对岸找妈妈,记不清怎么就掉进河里了。有印象的是当时还淡定地想着爬到小河那儿,水浅了就能站起来,后面就啥都不知道了。据说表哥当时赶紧去喊我妈妈了,而带着学生春游的中学的老师已经把我救起了。后来小时候基本就没下过水不知道跟这事儿有关系没。回头想想,若后来跟着小伙伴一起下水扑腾,估计现在会的就是狗刨,而非游泳。
这一晃就到了高考结束,暑假期间跃跃欲试地想下水了,老爸看那水最深处也就到我肩膀,倒也放心,然后给我传授起他小时候的游泳心得:人平躺在水面上,脑袋拼命往后仰,让鼻子和嘴巴成为面部的最高点,胳膊和腿尽可能舒展开来,手臂微动,人自然就会浮起,且口鼻高出水面,能自由呼吸。不敢说有天赋,或许是由于对老爸深深的信任吧,义无反顾照着做了,果然就能浮在水面了。此法后来传授多人,均没有我当年的奇迹出现。这事儿神了,让我都有点怀疑老爸是不是真的会他传授我的绝招。
大学里开始上游泳课的时候,那会儿我还不会真的游泳呢。初夏的成都水还凉的厉害,人都不敢在水里长待。没几节课呢就要考试了,规则也简单:学校非标准泳池,不计时,一次性游个来回就是满分。同学中旱鸭子和狗刨不在少数,基本憋一口气扑腾几下就沉了。我也是没辙了,只好使出老爸的绝招,躺在水面上,轻轻划水,缓缓地漂了个来回,竟也拿下了大学期间必修课的唯一满分。分数是其次,印象最深的是围观同学的觉得不可思议的模样。
那年的暑假,有事儿就没回家,遂把学游泳提上了日程。学校有两个露天游泳池,我办了游泳卡,通用,下午东区,晚上西区。没有专业教练也不打紧,下载了两三部经典的游泳教学视频,正好考验自学能力。看完视频,立马登上单车去游泳池实践,回来再总结领悟,一天两趟,乐此不疲。当蛙泳能看到池底在向后移动,再而掌握换气法门时,浑身晒得已经只剩下泳裤那一片正常肤色了。
水至柔,人在水中要从容,才能借力轻松前进;换气要先吹开面部的水,再吸气才不会呛到;吐气记着一定要留一点,以防出水有浪扑面或突发情况……以自己总结的这些心得,再而拿下自由泳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小时候玩的水清澈见底,都是睁着眼睛在水下摸石头的玩的。等到南京上班的时候,泳镜泳帽泳裤就是标配了。当时的公司福利活动丰富,而游泳场所就在租住小区的隔壁,条件得天独厚,每周一游一坚持就是好几年,偶尔也充当下内部教练的角色。俱乐部伙伴中不乏高手,也曾切磋游泳的技巧,但非科班时间太久,速度上是没啥指望了,当然也就再也没去学蝶泳这样的相当“高调”的泳姿了。
待换工作转战西安的时候,自然会积极地想要去体验一番北方内陆城市的泳池。失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夏季几个月开馆,其它大半年都闭馆,就这也还断断续续地在公司附近的一个泳池坚持着,只是同好者寥寥,极热的时候会火爆一两次,也是一起去体验“下饺子”的感觉。等研发中心搬迁之后,坚持了多年的游泳到底还是中断了。
游泳让我有冥想的场所和时间;游泳让我没错过普吉岛上五颜六色的鱼群,媳妇也只有羡慕的份儿;游泳让我前几年从来没有过减肥的烦恼;游泳还让我超羡慕酒店中会花样游泳的外国小女孩;游泳还让我有去考个潜水证的冲动……
媳妇现在还不会游泳呢,老吵吵着要学,以此为借口,坚持游泳,重返泳池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