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冬天的出口

2 . 冬天的出口(试发表)

 

——给我的婧婧

可能吧,画框中的败笔,

破坏了吻的体形,你自己

则积极响应着季节的流转

以至于我已近乎分不出你和春天

冬神垂死地提拔着无叶的树木

车流像一种药剂,镇压反常的温度

我们是不确定的半音

打破自然力的平衡(一阵红晕飞过你)

二十四节气拱卫被污染的高空

但又无从察觉,何况还有那更神秘的力

使化合反应发生下一个节气

在静电中藏了警告:我们的静电

能持续多久,又不让气候上火变红?

走啊走,寻找季节的新址,

又圈着不匀称的宿命

然后我们出汗,在冬天拥挤的

出口当我们相互为枕,在公车上,

睡意的绒毛积攒着体温,

我却多次从黑色的瀑布上

滑倒,跟不上那支甜蜜的歌

呵,甜蜜也不是全部

你的气质中有太多柚子的酸

但敏感的柚子也必须拿出水分

去和岁月交换于是

你匆匆穿上了夜幕那个错别字

里或许有你很难遇到的梦。现在

我们离得很远,但我的韵脚

正押上了你的鼻息,呵,这一首

是否回答了画框外星光的无所适从?

2002年2-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