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巧合、技巧与说教

2012-07-21 03:27:38
看完《搜索》后,你可能会被感动,可能没被感动,但多少会觉得这个故事的逻辑有点问题,有点“悬”,因为影片最脆弱的部分是开场,它来自于一场偶然,而且,这个偶然是不是太“偶然”了?一个上市公司老总的一秘(兼小三候选人?开场的墨镜是谁送的生日礼物?没记清楚),她为什么会坐公共汽车上班?我们换个问法,一个可以借人100万而不用还钱的上市公司老总,正在洽谈一笔重要的跨国合作,他是否允许自己的第一秘书坐公车上班?可能她不会开车?后来的故事证明不是这样啊,她不但会开车,而且开得很熟练。一个开车很好的上市公司老总的秘书,始终没有自己的车,坐公共汽车上班。故事就是从这个牵强的逻辑开始的,接下来,它必须用一连串的巧合来弥补、掩饰这个脆弱的起点。

于是巧合来了,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就不重复了。为了弱化如此多的巧合,把观众引向矛盾冲突,陈凯歌动用了一个小技巧。

对于讲故事的人来说,真相是一张重要的王牌,希区柯克的多数电影是不到最后,决不放出王牌,所以观众看他的电影,是被真相牵引着、吸引着、勾引着走。当然,为了叙事的效果,导演也可以把真相提前说,这个做法很多人用过,比如《历劫佳人》开场汽车里的炸弹,《夺魂索》放在屋子里的尸体,《无耻混蛋》里桌子下面支向对方裤裆的手枪……有了这个王牌垫底,再无聊的对话、再平庸的午餐都是惊心动魄的,因为观众知道表象背后藏着千钧一发的东西。

《搜索》就用了这个技巧,第一场戏就把真相(高圆圆的病)告诉观众了,随后发生的事件才更加牵动人心,让观众对核心人物的命运感兴趣。我想说,这个做法还真奏效了。观众知道得比剧中人多,就带着剧中人不了解的矛盾冲突,被故事牵着走,叙事逻辑的脆弱被掩饰了,让极端的偶然和连续不断的巧合过度到陈凯歌预先设计好的人物关系,定型下来。种种过于巧合的疑问,到赵又廷与高圆圆之间暴风骤雨般突如其来的爱情时,算是基本结束了,不管你信或不信,反正就这样了。

这个局面才是是陈凯歌想要的,它甚至比所谓现实主义法则、人的真情实感、情节起承转合的逻辑都重要,影片的核心,根本不是所谓的“搜索”,搜索这件事,在《搜索》这部电影中只用30分钟就讲完了。如果你认为这部电影的主题是讨论网络暴力对人的伤害,那就被片名骗了,或者多少没抓住影片的核心意图。搜索,只给陈凯歌提供了叙事的起点,他要做的,是利用一些人物、故事和现实素材,婉转地讲出他在过去的电影中反复讲述的同样的内容。

网络、豪车、时装掩盖不住第五代导演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在张艺谋那里,是对崭新形式的无限热爱,以及这种浪漫主义形式癖,与性、禁忌、身体之间的伦理矛盾,而陈凯歌则是精英主义在变化时代中退守后的说教和牢骚。如果张艺谋善于用新的、世俗的形式掩盖其保守、顽固与合作(男根情节、处女情节、贞洁情节、权力与欲望的交换等等)。那么,陈凯歌则比张艺谋懂得如何通过人物、时代、命运等材料婉转说出自己是俯视众生的正人君子,精英主义道德家。《搜索》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价值准则,他们都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是正确的,但结果证明,他们信誓旦旦去追求的正确逻辑让每个人最终选择了错误的东西。这就是陈凯歌想要的结局。但陈凯歌采用了比较含蓄的态度:以不评价去评价,以不批评的方式去批评,这让人觉得他的电影很“深刻”。陈凯歌比张艺谋懂得把握这种含蓄、婉转,或者或者是居高临下摆脱嫌疑的手段。

好在,影片一般,但剧中的几个人物尚有生动和可爱的地方,而且因为保守与含蓄,影片放在大众空间中是无比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