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王府井

11 . 王府井(试发表)

作者:
作品:
情诗编年 (诗歌 创作) 第11章 共12章

不记得了吧?离开了收银台,当新天地外

的地铁口一翕一张,仿佛期待着舌吻,

我们竟重归于好;

你的婴儿肥里有一头雄鹿,

我的睫毛扑腾扑腾地生长

还有暖风兼沙尘,用它们残忍的笨小手,

撩一撩大众的刘海,配合了这顺理不成章的促销,

让约会的折扣也颇有些特吕弗

孩子们像花朵要挣脱花枝,

少女揪了揪难看的裙子,

休假的水兵将手伸进裤兜,

快递公司派发着来自幸福的闪电细浪和批文

天安门以东:阳光下的满、蒙、藏、回,首都的现实主义,美国货和德国车——

乃至新建筑的玻璃鳞眩晕了你的中华心

把我们推搡到一起的那种力量正挥霍着柳絮,

如同步行街浪费着汹涌的职业和假期:介于善感与过敏

在我们的一次对视中,竟有一片捷克共和国:

我们为什么举重还要若轻,难道这一页不是太沉了么?

往北,104路电车载着幼虫开往蝴蝶的下一站,

我们是两个失落的音符,但没有

哪一位冒牌的神愿煽动起我们比翼的影子,

加上五线和调号那一截的林荫与商业,却胜过

所有的普罗旺斯体,商籁或“颂内”——但终究乏味:

当我为你拎起大包小包,

我躁郁如海的血全归入静若后海的心房

也没有去美术馆,大使馆,首都剧场,莲花市场;

更不谈“关于爱情最终归宿的诸观念”

我们的爱情乏味到不得不说永恒,

不得不曲折到胡同里的“小贵州”,

点几道私有化的酸和辣,

倒也是上半身的恰当的刺激

2006年4月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王璞,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你的回应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