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A legend of the autumn

5. A legend of the autumn (试发表)

life as an angel……

我的手一直没停

我在你之中找来找去

我控制不了花瓣和皱褶的增多

但有时十指又过于神经质

首先,我找到了一只柚子

有光环的柚子;它只有一个酒窝

接下来我竟然发现了一只幼狮

它瞥视着上千只秤,

流露出女王般的傲慢

后来,幼狮睡着了,

枕着正在变黄的草甸

而柚子,以它的色泽和湿度

沐浴地址和邮编。

喇叭开始说话了,但用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紧急通告!本研究所于今日走失一巨婴,

女,八月大,身高1米68,着花格上衣,

系本所开发的外星物种估计她已潜入校园……”

乌云们挤成一排收听着

还有首批入学的秋叶

自从收养她至今,我一直

没有给她一个恰当的名姓

倒是她,很喜欢给我起名字。

今天一个,明天一个,就像送给我的玩具

令我稍感不安的是,她喜欢

在给我戴上一顶新名字后就转身而去

我抱她,背她,带她去欣赏

那些遥远而稍纵即逝的细节

无名的她。很多次,当黑暗降临,

无名的她与无名的世界合为一体

不行,我要把她的呼吸和这世界区分开。

我用一束光寻找她,还有她那布满了口袋的花格衣服,

我决定给她起名为“你”

我问她:“你,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她似乎在走神,眼睛望着远处:

“Hmm……我要奶嘴,小推车,爽身粉,

苯,和最新的放射性元素

不只是柚子在你的左手兜里

我找到了各种水果。

它们的脑袋摇摇晃晃

呼唤着你所点评过的星座,

就像在呼唤空中的果园

一只天鹅,(那应该是一只天鹅)

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经过它们的仰望

似乎要穿过那果园

飞向你念念不忘的湖泊和峡谷

我甚至能在你这儿找到整整一座城市。

那里有微醺的无轨电车,

睡觉也睁眼睛的老杨树

和戴胸卡的楼房

那里有一个背红书包的少女,

她周游世界的计划书上正出现

一片多雾的黑森林……

但我更早找到的是两只木偶

当你左手拿一个,右手拿一个时,

它们就会穿好浓浓的夜色,

开始用一门罕见的手语,

就明天的天气展开深入的辩论

我循着音乐声寻找,想看一看它的源头。

你把它隐蔽得太好。

但你的眼神里应该有足够的提示

终于,我在降温之前找到了它:

一架袖珍钢琴你把它埋在了

你那泛着水光的歌词里

我打开它,发现里面装满了童年的水彩,

可食用的水彩

我趁势又找到了一大批文具,

说不定可以组装成一只适合你的小船

最后,我找到的是一只英雄牌钢笔。

显然,那是天使在你身上留下的

“天使让我用这支钢笔干嘛呢?”

我想,你需要一张纸

你需要一张纸,写出,画出

你作为天使的一生

你要省略时间和地点,但

决不能省略那些纷飞的不透明的线

写出,画出;哪怕这张纸非常窄小,窄小如我们身处的岛屿。

这时,大喇叭又背叛了它的喉咙:

“本台又讯,我研究人员已证实,

走失的巨婴仍在我市,但由于种种困难,

搜寻工作被迫中止

可能造成的损失正在估算中。”

乌云们已逃了下午的课;天蓝

蓝的,是你涂鸦出的最广阔的段落

每一天,我们途经许多人,许多城镇;我带着你,每一天。

到处都是,塑料紫丁香们捧读无字的书,

没有谁注意天使留下的东西

然后是一阵舒展的风;微凉。

香气下降,秋天渐渐坐稳,

我们出入其中

2002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