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二首)——原载于《翼》创刊号

丹鸿(二首)——原载于《翼》创刊号

2013-03-03 11:06:42
唐丹鸿(二首)


用你的春风吹来不爱


1

没变成电波的头颅
不表示我们在搜寻
那未得春情病的屁股

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不会因自由的大笑
而幸福地蹶着,昙花
带着其敏感,随胸腔的蜂巢而去

有你,也有我吗?

在离地三尺的发射塔
两张纸和口吃的脸庞
憋住嘶喊的红色


2

以芳香的频道如果我们完了

用你的春风吹来不爱
用我的空肺吸满不爱
看在不爱的份上

我想不通,昙花也硬撑着

在你的瞳孔里有一个“唉”字
在唇上我舐满了没法的唾沫
你不是谁,竟更美,
你不太好,却是唯一的

来源

3

在灭绝的春天里,你不要留下来
像发根连着等于零的肉体
当你的体重掉了下来以抒情
别让我……塌陷你的双颊

有时,曾经为花瓣所在乎的鼻孔
被塞住了,我会听见你响
有时,你因微笑而绷裂严肃的红颜
从神经丛中拾起我

自分别起,胸中跳跃着歹徒
不长一个蜂巢,怎能酿出坏血?


4

别让泪水回到曾经流它之眼——

谢谢我首先放弃你
在你的“唉”里有春夜的黑色,
用嗡嗡响的电波爱你
你会与你的双臂一起把我开除

昙花再也回不到曾经开它之茎——

我唾沫干涸,语法病了
字也错别,当芳香之塔垮了
当我在我的颈项里被掐断
不指望你的春风吹向我——

不!不!不!

(97·10)


躺在三天宽的歌喉上


这脑海在高涨
这些激素把我们埋了

雨滴,像小巧的银弹
在她的脑门上爆炸
鞋子,沿着寻常的道路
划向狂躁之海
她把潮湿的肉体暂时交给毛巾
为了终有一刻能去交给荒谬!

雨水在毛巾中越陷越深
脑海从颅内拍打我的激素仓
我决定闭门不出,但没有干什么
一些障碍在吻我
腺体燃放焰火以祝福:

祝你躺在三天宽的歌喉上
祝带翅的力
祝一团盲云,两平方自由
祝你煽动她就是修理我

……的窗子,朝向心灵的感染区——
雨后,晚霞开始乱来
高楼反弹着天上的红血球
立交桥涂满了静脉的青色!

这是道理她都明白的三天
被阻滞的工作像警察那样叱责我
你挣了挣,又蜷下去
问毛巾“怎样积极?”——
拖沓的……神经棺材,反而我活着

这脑海再次高涨
这些激素再次把我们埋了

(97·10)


原载于《翼》创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