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长沙窑瓷铭诗

代长沙窑瓷铭诗

2013-02-23 01:09:32
济慈在《希腊古瓮颂》中借“林野的历史学家”Sylvan historian也就是古瓮之口说:“Beauty is truth, truth beauty,—that is all/Ye know on earth, and all ye need to know.”我一直想问他,What on earth are you talking about?不要太有想象力了喔!你胡思乱想也就罢了,最后还要冒出一句“真即是美,美即是真”,扮深沉啊你!
Truth beauty是否属实,我疑怀之但我十分之相信,Untruth ugly!明代钟惺读《山海经》,把“水流松果之上”一句当作“树杪百重泉”式的奇景大加赞赏,清代戴震指出此实乃“水流松果之山”讹文此事被段玉裁写入《戴东原先生年谱》,遂成后世一大笑话。讹文使人出丑,这不是Untruth ugly吗?
俗谚说得好:“书三写,鱼成鲁,虚成虎”以至人有“书不校,不能读”之叹。此所以我对唐代长沙窑的瓷铭诗大感兴趣之因由也唐诗写上瓷器,或埋于土,或沉于水,千年之后重见天日,那叫一个纯!那简直就是处女版的新娘啊!呃,这粗俗的比喻是济慈用来形容古瓮的:Thou still unravish'd bride可惜的是,这些到我眼前的瓷铭诗,也是二手货(此词历史底蕴请参《汉语大词典》),有不少已经变形走样了
还好,拜网络时代所赐,我还能暂凭图画长精神,找瓷器的图片过过干瘾。有的诗文图片一派朦胧美,“恨隔重帘看未真”;有的干脆“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瞻望弗及,实劳我心,只好作罢,徒留“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乖乖,这不正是济慈When old age shall this generation waste, /Thou shalt remain, in midst of other woe/Than ours的中文版嘛!彼亦一诗人,此亦一诗人,我岂能“误把抄书当作诗”哉!因诌一绝,以志因缘:

闷骚人说秘色器
青白眼看青白瓷
风雅灵均庸可附
楚瓷釉下采唐诗

PS. 玩笑归玩笑,此处所录长沙窑瓷铭诗皆前辈专家整理成果,主要来自《长沙窑:综合卷》(2004,ISBN: 7535621775)《长沙窑》(1996,ISBN: 9787800471742)和《瓷器上的诗文与绘画》(2006,ISBN: 7535624669)《唐风妙彩:长沙窑精品与研究》(2008,ISBN: 9787535628930)等书。我所做的,主要是参照瓷器实物图,校对各家释文,以求鼓捣出一个较为“瓷实”的版本,部分诗稍加说明并略附管见既无惊天动地的发现,假期又即将结束,故无长篇大论。再说啦,豆瓣又不给稿费饶是如此,也抛掷了不少时间。本来还打算折腾磁州窑的宋元诗词,现在看来,还是知难而退的好。“碰瓷”岂容易哉!


唐代長沙窯瓷銘詩

•五言诗
一雙青鳥子,飛來五兩頭借問舡輕(卿)重,附信(載)到揚州。
説明:圓括號表示異文。類似以“卿”代“輕”這種同音假借的白字現象,在這些瓷器詩文中十分常見五兩,船上的測風器。題有這首詩的瓶子曾見載于《稽神録》,竟有詩讖的味道:“周顯德乙卯歲,偽漣水軍使秦進崇修城,發一古冢,棺槨皆腐,得古錢破銅鏡數枚,復得一瓶,中更有一瓶,黃質黑文,隸字云‘一雙青鳥子,飛來五兩頭。借問船輕重,寄信到揚州’其明年,周師伐吳,進崇死之。”(《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
白玉非為寶,千金我不須。意念千(千念)張紙,心存万卷書。
説明:瓷工若發現詩文字序顛倒,往往在字右側或右上側打勾(✓),表示該字應與前一字對調字序見图1:
60c00f1d-dce6-49f0-9947-4324255b9151.jpe
因此,下面的這個圖片應讀為:大中拾年拾叁日造鼓价
9f43360c-92f3-495a-80c3-93a29d4a1551.jpe
注意:”叁“字右上角標”✓“
那麽漏字怎麽辦,比如這裏的月份?我只能說”待考“
[鮑咠行來多,守常煖奇衣。今寒□莫送,來急自言歸。]
説明:[方括號字]表示釋文存疑(或未見實物圖,或實物圖字跡模糊,或本人無力辨識)。
[備酒還逢酒,逃盃反被盃今朝酒即醉,滿滿酌將來。]
説明:備當作避。
[不短復不長,宜素復宜妝。酒添紅粉色,盃染口脂香]
説明:據説是謎語詩。
[不意多離別,臨分灑淚難。愁容生白髮,相送出長安。]
不知春早晚,折取柳條看
不知何處在,惆悵望東西。
[澄河青石水,安居湖裏邊。有心相故客,將書待客來。]
説明:出韻,疑誤
春來花自笑,春去葉生愁。千今乍可得,年年[枉為流]。
説明:千今當作千金。
春水(雨)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哢春聲。
説明:僧皎然《和邢端公登臺春望句句有春字之什》:春日繡衣輕,春臺别有情春煙間草色,春鳥隔花聲。春樹亂無次,春山遥得名春風正飄蕩,春甕莫須傾。(《全唐詩》卷八百十七)
從來不相識,相識便成親。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又: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己人
説明:“又:”表示異文或摘句。“從來不相識,相識便成親。”閃婚乎?
單喬亦是喬,著木亦成喬。除却喬邊木,著女便成嬌
説明:拆字體。
道別即須分,何勞說苦新。牽牛石上過,不見有啼恨。
説明:苦新當作苦辛啼恨當作蹄痕,諧音“啼痕”。
地接吾城近,聞君遇夕楊。白雲留不住,萬里獨歸鄉。
[東閣多添酒,西關下玉闌不須愁日夜,明月送君還。]
[東家極重情,妹曰未同心。]
東家種桃李,一半向西鄰。幸有餘光在,因何不与人
二八誰家女,臨河洗舊粧。水流紅粉盡,風送綺羅香。
二月春豐酒,紅泥小火爐。今朝天色好,能飲一盃無又:八月新風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色好,能飲一盃無。
説明:春豐、新風當作新豐白居易《問劉十九》:緑螘新醅酒,紅泥小火壚。晚来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全唐詩》卷四百四十)
[凡人莫偷盜,行坐飽酒食。不用說東西,汝亦自滌直]
孤雁南天遠,寒風切切驚。妾思江外客,早晚到邊停。
説明:邊停似應作邊庭或邊亭。
孤竹生南嶺,安根本自危每蒙東日照,常被北風吹。
故(舊)歲迎(通)新歲,新天接舊天。元和十六載,長慶一千年。
説明:此詩當作于長慶元年(821年)
海鳥浮還沒,山雲斷更(便)連。掉穿(棹川)波上(裏)月,船(舡)壓水中天。
説明:賈島、髙麗使《過海聯句》:沙鳥浮還没,山雲斷復連(髙麗使)櫂穿波底月,船壓水中天。(島)(《全唐詩》卷七百九十一)
寒食元無火,青松自有煙鳥啼新上柳(柳上),人拜古墳(墳古)前。
[忽起自長呼,何名大丈夫心中萬事有,不愁手中無。]
[劍缺那堪用,霞珠不直錢,芙蓉一點污,□人那堪憐。]
[街(亍)下滿梅樹,春來畫不成。腹中花易發,蔭處苦難生]
借問東園柳,植來得幾年。自無枝葉分,莫怨太陽偏。
説明:劉采春《囉嗊曲六首》之二:借問東園柳,枯來得幾年。自無枝葉分,莫怨太陽偏(《全唐詩》卷八百二)又據《雲谿友議》卷下:“采春所唱一百二十首,皆當代才子所作,其詞五六七言,皆可和者”然則此詩應非劉采春所作瓷銘詩所錄殆多為歌詞,此是一証。
[今歲今宵盡,明年明日開。寒隨今夜走,春至主人來。]
説明:史青《應詔賦得除夜》:今嵗今宵盡,明年明日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氣色空中改,容顔暗裏回。風光人不覺,已著後園梅。(一作王諲詩)(《全唐詩》卷一百十五)
[君弄從君弄,擬弄恐君嗔空房閑日久,政要解愁人。]
君去遠秦川,無心戀管弦。空房對明月,心在白雲邊。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客來莫直入,直入主人嗔。打门三五下,自有出來人。
[來時為作客,去後不身陳無物將為信,流語贈主人。]
嶺上平看月,山頭坐[喚]風。心中一片氣,不与女人同。
柳色何曾[見],人心盡不同但看桃李樹,花發自然紅。
龍門多貴客,出戶是賢賓,今日歸家去,無言謝主人。
買人心惆悵,賣人心不安。題詩安瓶上,將与買人看
[那日君大醉,昨日始自星。今日與君飲,明日用斗量。]
男兒愛花□,徒勞費心力。有錢則見面,無錢不相識
男兒大丈夫,何用本鄉居。明月家家有,黃金何處無。
[年年同聞閣,天天下歡筆……]
[念念催年促,由如少水魚。勸諸行過眾,修學至無餘]
[頻頻來作客,擾亂主人多。未有黃金贈,空留一量靴。]
[破鏡不重照,落花難上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説明:王維《終南别業》:中嵗頗好道,晩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全唐詩》卷一百二十六)
[青驄飲渌水,雙吸復雙呼。影裏蹄相踏,波中嘴對焉。]
説明:出韻,疑誤。
去去關山遠,行行湖(胡)地深早知今日苦,多与畫師金。
説明:寫昭君出塞。
去歲無田種,今春乏酒財。恐他花鳥㗛,佯醉臥池䑓
説明:張氲《醉吟三首》之一:去歲無田種,今春乏酒材。從他花鳥笑,佯醉卧樓臺。(全唐詩》卷八百五十二)
人歸萬里外,意在一盃中。只慮前逞遠,開帆待好風又:人歸千里外,心盡一盃中。莫慮前途遠,開帆逐便風。
[忍辱成端政,多嗔作毒蛇。若人不逞惡,必得上三車]
説明:《全唐詩補逸》卷二王梵志詩:忍辱生端正,多嗔作毒蛇,若人不貯惡,心德上三車。
[入池先弄水,岸上拂輕沙林裏驚飛鳥,園中掃落花。]
上有東流水,下有好山林主人居此(有好)宅,日日㪷量(斗良)金。
上有千年鳥,下有百年人。丈夫具紙筆,一世(世壹)不求人。
説明:異文“世壹”倒文,瓷工在“壹”字右側標”✓“號以正之見圖2:
2c0d2814-8080-4fc9-bcf5-85543fe78110.jpe
聖水出溫泉,新陽萬里傳常居安樂國,多[報]未來緣
[世人皆有別,此別淚痕多。送客醉南酒,懸令聽楚歌。]又:[古人皆有別,此別淚恨多。去後看明月,風光處處過]又:只愁啼鳥別,恨送古人多。去後看明月,風光處處過。
嵗嵗長為客,年年不在家。見他桃李樹,思憶後園花
天地平如水,王道自然開。家中無學子(士),官從何處來。
天明日月奣,立月已三龍。言身一寸謝,千里重金鍾
萬里人南去,三春(秋)雁北飛。不知何歲月,得共汝同歸。
聞流不見水,有石復無山。金瓶成碎玉,掛在樹枝間
説明:據説是謎語詩,謎底是石榴。
[我見他家死,心中熬如火。不是憐此人,但畏此著我。]
我有芳(方)寸(一片)心,無人堪共說遣風吹卻雲,託向天邊月。
無事來江外,求歸不得歸。眼看黃葉落,誰為送寒衣。
夕夕多長夜,一一二更初田心思遠路(客),門口問征(貞)夫。
小水通大河(何),山深(高)鳥雀多。主人看客好,曲路亦(也)相過。
小小竹林子,還生小小枝將來作筆(必)管,書得五言詩。
[新婦家家有,新郎何處無。論情好果報,嫁取可怜夫。]
説明:論情似應作倫情
夜淺何須喚,房門先自開。知他人睡著,奴自禁聲來。
説明:唐版《野有死麕》。
夜夜攜長劍,朝朝望楚樓可怜孤夜月,偏照客心愁。又:夜夜掛長鉤,朝朝望楚樓。可憐孤夜月,滄照客心愁。
説明:異文疑係誤釋
一別行千里,來時未有其(期)。月中三十日,無夜(日)不相思。又:一別行千里。
[一日三場戰,曾無賞罰為將軍馬上坐,將士雪中眠。]又:一日三場戰,離家數十年。將軍馬上坐,將士雪中眠。
説明:為眠失韻,或校眠為歸,存疑。
衣裳不如法,人前滿面修,行時無[風彩],坐在下行頭。
説明:修當作羞。
[有僧長寄書,無信長相憶莫作瓶落井,一去無消息。]
説明:釋寳月《估客樂》:有信數寄書,無信心相憶。莫作瓶落井,一去無消息。(《樂府詩集》卷四十八)
有意非今日,怜君沒量時比來顦瘦盡,心事阿誰知。
[幼小深閨養,昨霄春睡重。]
欲到求仙所,王母少時開。卜人船上坐,合眼見如來
[遠送還通達,逍遙近道邊。遇逢遐邇過,進退遀遛連。]
説明:聯邊體。
[終日池邊走,無有水雲深看花摘不得,屈作採蓮人。]
終日如醉泥,看東不辨西。為存酒家令,心裏不曾迷。
説明:如醉泥當作醉如泥
[竹林青鬱鬱,鴻雁北向飛。今日是假日,早放學郎歸。又:望林心憂傷,鵲雁北向飛。今日是佳節,早盼學郎歸]
説明:此學郎似乎不是學童,而是求學在外的丈夫。
主人不相識,獨坐對林全莫慢愁酤酒,懷中自有錢。
説明:林全當作林泉賀知章《題袁氏别業》(一作《偶遊主人園》):主人不相識,偶坐為林泉。莫謾愁沽酒,囊中自有錢。(《全唐詩》卷一百十二)
住在綠池邊,朝朝學採蓮。水深偏[責就],蓮盡更移舡
自從君去後,常守舊時心。洛(落)陽來路遠,凡(還)用幾黃金。
[自從君去後,日夜苦相思。不見來經歲,腸斷淚沾衣]
[自從為客來,是事皆隱忍。若有平山路,崎嶇何人盡。]又:自從爲客來,是事皆隱忍。辜負平生心,崎嶇何人盡
自入長信宮,每對孤燈泣。閨門鎮不開,夢從何處入。
説明:敦煌詩寫卷有“自処長信宮,每向孤燈泣。閨門鎮不開,夢從何處入”附高適詩之後,見《補全唐詩》(1999年版《全唐詩》第13冊第10321頁)。
自入新峯市,唯聞舊酒香抱琴酤一醉,終日臥垂楊。
説明:新峯當作新豐
[昨夜無家宿,今朝蕩路歸。面上無花色,滿懷將與誰。]
[作客來多日,常懷一肚愁。路逢千丈木,堪作望鄉樓]
作客來多日,煩夕主人深。未有黃金贈,空留一片心。又:[未有黃金贈,空留一片心。]
[□□□家曰,□途柳色新,□有別父母,灑淚別尊親]
•七言詩
[春間飛鳥万般聲。]
公子[求賢未識真],却將毛遂等常倫當時不及三千客,今日何如十九人。
説明:髙拯《及第後贈試官》:公子求賢未識真,欲將毛遂比常倫當時不及三千客,今日何如十九人。(《全唐詩》卷二百八十一)
[離國離家整日愁,一朝白盡少年頭為轉親故知何處,南海南邊第一州。]
説明:轉似應為傳
須飲三盃萬士休,眼前花[撥]四枝桒。不知酒是龍泉劍,喫入傷中[別何]愁。
説明:萬士當作萬事,桒當作柔。瓶体上此詩配畫,右側題”七賢第一組“ ,畫中有二人相對而坐見圖3:
a6b387a3-5865-4921-bb01-13c8d6bb2940.jpe
有學者認爲圖中所畫為阮籍與劉伶,恐怕不對詳下
天……与酒……一飲一石五……
説明:此詩殘缺嚴重,實物見圖4:
ecb43eab-5989-4d11-9457-e0694aa818e4.jpe
据殘文查考,全篇為:“天生劉伶,与酒為名一飲一石,五斗解酲婦人之言,慎莫可聽。”詞出《世說新語•任誕第二十三》,故實物圖所繪之人當即劉伶。其畫風、綫形與“七賢第一組”頗相似,或為同一系列如果屬實,那麽前詩“七賢第一組”所繪應無劉伶。
日紅衫子合羅裙,盡日看花不厭春。[更]向粧䑓重注口,無那蕭郎[慳]煞人。
[熟練輕容軟似綿,短衫披帛不䋺緶蕭郎急臥衣裳亂,往往天明在花前。]
一署(樹)寒梅南北枝,每年花開不同時。南枝昨夜花開盡,北內梅花猶未知。
忽憶前科第□□,此時雞鸖蹔□□,群春霄索吹還□,雞在庭前鸖□□
説明:此詩實物見圖5:
ba53b503-d1e7-4d12-93d7-5e861d11adc4.jpe
其中”元相公“無論它是詩題還是詩作者,都是長沙窯瓷器所僅見查《四庫全書》電子版,此詩為白居易《寄陸補闕,前年同登科》:忽憶前年科第後,此時雞鶴暫同羣秋風惆悵須吹散,雞在中庭(一作庭前)鶴在雲。(《全唐詩》卷四百三十六)白居易貞元十九年(803年)與元稹同登“書判拔萃”科,元和元年(806年)又同登“才識兼茂明于體用”科,這兩次登科名單中,均無陸姓者“忽憶前年科第後,此時雞鶴暫同羣”似是說登科后短暫相處,秋天后“雞在中庭(一作庭前)鶴在雲”,白居易任朝官,而對方已成閑雲野鶴,當非“補闕”之職同時元稹有《酬哥舒大少府寄同年科第》:“前年科第偏年少,未解知羞最愛狂。九陌爭馳好鞍馬,八人同着綵衣裳。自言行樂朝朝是,豈料浮生漸漸忙頼得官閒且疎散,到君花下憶諸郎。”查元、白年譜,此詩又不太可能是白居易寫給元稹,因爲805年二人都在秘書省任校書郎。那麽“元相公”會不會是詩作者呢?或許二人唱酬太多,詩集同名《長慶集》,因此被瓷工張冠李戴也說不定
造得家書經兩月,無人為我送歸將。欲憑鴻雁寄將去,雪重天寒雁不飛。
説明:“歸將”倒文,瓷工在“將”字右上側標”✓“號以正之。見圖6:
00954baa-0f66-4ab8-9f02-b8be1b66dfc8.jpe
•六言詩
三伏不曾搖扇,時看澗下樹陰脫帽露頂[捫]腹,時來清風醒心。
鳥飛平無近遠,人隨流水東西。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後溪。
説明:據竇弘餘《廣謫仙怨序》,此詩為《謫仙怨》詞,殆因此故而流傳及於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