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意味着欧洲的新生|禅心云起

2016-06-25 禅心云起 剑客会

02.jpg



小国林立而非大一统,各地区之间展开制度竞赛,才是近代欧洲崛起的关键。



文|禅心云起



牵动人心的全民公决已经开始,英国能否成功脱离欧洲的悬念,也将很快揭晓(编者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脱欧阵营最终获胜)。虽然有人不愿看到英国脱欧,将其可能后果视为一出悲剧,可这类看法实属无谓:英国脱欧,非但不是什么悲剧,而恰恰是悲剧的终结,不仅有利于英国自身,还可能意味着老欧洲的重新崛起。


欧洲崛起得益于分离状态


回顾历史,人类文明破天荒的一次重大转折,正发生在近代欧洲:全新资本主义文明的崛起。近代欧洲具有的特色,是城邦四布、封邑林立,各种势力犬牙交错、互相牵制,彼此间极难并吞。正如霍普所言,欧洲“竞争激烈的国际体系近乎无政府的状态”,从而给予种种政治观念和制度喘息、试错和竞争的空间。古典自由主义观念及资本主义制度,虽然面临着专制强权的不断绞杀和反扑,却依然能在这样的缝隙中得到生存、发展和壮大,从微末星火直至燎原之势。

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东亚大陆的典型情况则不同。在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历史中,有一个统治着广袤地域的中央集权政府。中央帝国按一套严密的科层式官僚体制运作,对社会进行无所不在的钳制管理。这套机制的行政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君主及官僚如不对其臣民残酷压榨,就难以维持整个统治。因此,在这样的地区,自由观念及与之匹配的法律秩序难以自发生长,周期性的政经动荡和秩序垮塌无法抑止,自然也就很难出现长期连贯的资本积累。

相形之下,欧洲的这种政治分离状态,造成了一种地区之间的制度竞赛,在某些地区如法兰西香槟集市、汉莎同盟等,甚至出现了“司法正义的竞争”,特别保障了人们“用脚投票”和“用钱投票”的权利,导致人口、资本不断迁往那些压榨更少、自由更多因而经济更繁荣、自卫能力也相对更强的邦国。

保障私有产权的古典自由主义带来繁荣的能力是自证的,并且在这样的持续竞争压力下,欧洲各地法令及压榨的严苛程度都在不断下降,实际税率甚至包括关税也随之下降,财富和资本持续积累,反过来又使古典自由主义的理念为更多人接受,最终一举导致发端于英国、迅速遍及欧洲的所谓工业革命。欧洲在人类历史上首次成功摆脱了治乱循环,实现了经济与人口的同步稳定增长。可以说,这种各地区之间的制度竞争,才是欧洲崛起的关键。


两个“欧洲”的道路之争


与传统自由图景下繁荣富裕、各自分离和光荣独立的欧洲相对立的,是政治统一图景下集体化、权贵化和官僚化以致失魂落魄的欧洲。这两种不同图景的欧洲之间,不夸张的说,绝对是光明与黑暗的前途之争。

欧洲的上次统一是在罗马帝国时期(确切包含西欧及南欧的大部分)。罗马,这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庞大帝国,因不堪自身重负而冰消瓦解。然而,自罗马以降,许多政治狂人依然没有放弃重新统一欧洲的念头。在这一连串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名字: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从拿破仑战争到两次世界大战,每次大战都几乎将欧洲沦为一片废墟。

我们所看到的关于统一的最新尝试,正是欧盟这个典型。也许欧盟成立的初衷,是构建一个资本、劳动力和商品自由流动的松散联盟。然而,现实的欧盟越来越走向这个初衷的反面。在组建欧盟的过程当中,始终有一股政治暗流,试图通过加强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紧密合作,以所谓“和平谈判”的手段,来最终寻求欧洲的重新政治统一。

欧盟作为一个政治组织,不再单纯是经济上的自由贸易区,或人民可以自由迁移的申根协议区,相反它越来越异化成为在全欧诉诸于干预管制及税收一体化的重要手段。


比如说欧洲的A国,如果执行30%的税率,而B国税率仅5%,这样A国人口和资本显然会向B国流动,因此A国的高税政策长远来看维持不了。但如果欧洲走向统一,那么在欧盟的主持下,则A、B两国都必须执行30%的税率。

欧盟还试图把治下各国组成一个贸易保护主义卡特尔,共同管制和防止欧洲地区的人民与其他国家、地区人民的自由贸易。欧盟官员制定的那些多如牛毛、匪夷所思的行政法令——这些条令甚至好笑到规定要给每只猪配备玩具——对此胥瑞琦在《英国为何应该退欧》一文中有很详细的描述。

今天的欧洲大兴裙带游说之风,以至于东方集团极权主义崩溃的历史进步,又被另一种权贵社会主义式的历史倒退所抵销。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已经成为一个官僚、权贵和说客云集的新罗马,有如电影《饥饿游戏》当中的“凯匹特”(The Capitol )。


“欧猪”国家与“公地悲剧”


由于欧洲政治统一的计划,需要统一的货币来促成,从而导致了欧元的诞生。欧元作为单一货币,固然有助于结束多国货币的兑换不便和计算混乱,增强了欧洲作为一个统一政治实体向人民榨取的能力,但同时也带来一个相当不稳定的“自毁机制”。正如巴古斯(Philipp Bagus)在《欧元的悲剧》一书中指出:


“在欧元区内部,货币供给增加带来的收益,归货币的第一批使用者所有,而货币购买力的损失,则由全体欧元区国家承担。过高的赤字不仅削弱了欧元的购买力,还(由于赤字政府的需求)推高了借贷成本,导致财政上负责任的政府不得不为自己的债务支付更高的利率。这种制度是一个典型的公地悲剧。任何赤字政府都能利用欧洲央行从收支平衡的国家那里占便宜。”


欧元制度极大刺激了某些欧洲国家肆无忌惮地大搞福利,为政客骗取选民选票,捞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大开方便之门——反正大不了借助欧洲央行凭空造钱的法子来缓解本国赤字——手段就是由欧洲央行购买各国国债或者接受各国国债作抵押。


这种“多个国家运用同一部印钞机”机制的最终结果,就是货币的发行泛滥,造成那些人民较勤奋、财政相对健康的国家比如德国的人民,要替希腊人那种厚颜无耻、毫无节制的福利买单。由于这种关系不可维续,欧洲上空因此笼罩着主权债务危机的阴影。


当初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是一种政治智慧,也是一种历史幸运。否则的话就只有两种可能:英国要么占别人便宜,大举借债因而得上难以根治的“债瘾”,成为“欧猪”一员;要么被别人占便宜,眼看国民创造的财富成全别人的奢侈享受。但只要身处欧盟,英国就要身受欧盟各种官僚主义法令的辖制禁锢,或多或少受到欧盟及其他欧陆国家政经政策的影响和拖累。


英国脱欧正当其时


英国脱欧将吹响欧盟解体的号角。就其本身而言,英国人民和企业摆脱了苛重管制及高度保护主义的政策,是可喜可贺之事。也只有脱离欧盟,英国才有机会,重新与欧洲各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建立真正的自由贸易关系。即使受到欧盟某些国家的一时杯葛,它很快就会凭借与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关系,采用逐个击破的方式,打破这个本身并牢靠的卡特尔联盟。


就欧洲而言,政治一体化的进程被迫中断,联盟全面解体的可能性大增,同时还有望促进欧洲各民族国家本身的分离,有助于整个欧洲重返富裕中小国家林立的近代格局。正如前述,这只会促进地区间的制度竞争,从而抑制各国短视狭隘、极端有害政策的出台。


那些醉生梦死的福利国家因此面临更大压力,被迫更快地改弦更张。被“社会福利”馅饼吸引而来的移民浪潮,也会间接受到抑制。这里要提醒大家,靠福利政策吸引的移民群体与靠自由政策吸引的移民群体有着截然不同的本质,前者你给他再多好处他还嫌不公,活脱脱“农夫与蛇”的再版;而后者所需要的一切,只是一个更让自己劳动创造不受羁束与剥削的自由市场环境。


最后,英国脱欧本身也完全不影响自由贸易及迁移,甚至整个欧盟解体都不会影响。从根本上讲,自由贸易及迁移完全不需要任何国家之间的任何协定,只要每个国家自行把关税及贸易、迁移壁垒减到零,就可以互相实现自由贸易及迁移。就像19世纪后期到一战前,各国自己采取宽松政策,欧洲人民根本不需要什么护照就能自由出入欧洲各国国境。任何贸易一体化,同时也需要政治一体化的说法,都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胡说八道。


欧洲正身陷一场沉疴缠身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在这个关键时刻,英国成功脱离欧盟,将给英国乃至老欧洲重新带来经济繁荣和活力,最终恢复其往昔的自由荣光。


05.jpg


本文由公众号“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授权转载



为什么要订阅剑客会兄弟号今日观点集萃

一、防失联;二、很精彩

今日观点集萃dailycomment

中国社会的真实舆论场

04.jpg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剑客会ijiankehui

有温度的思想

03.jpg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剑客会

是一种鼓励 分享传递友谊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0.jpg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