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欧分手:民主的胜利还是民粹的狂欢?|张伦

2016-06-25 张伦 剑客会

0.jpg



靠拒斥外部世界,封闭自己,从来都不是问题的真正解决之道。最终往往是饮尝苦果,事与愿违。



文丨张伦(法国赛尔齐·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



谜底揭晓,英国脱欧!一个注定进入历史影响深远的大事件。


明天是另一个日子:翻转历史的一夜


欧洲人在遇到不快的日子时会安慰地说道:明天会是另一个日子!但其实谁也无法确定那日子到底如何。历史再一次在英国脱欧事情上向我们展示了其诡谲难测。前天晚上直到夜深,各种传递出的信息,包括skynews 刊出的一份民调还显示:52% 的投票选择留欧。所有英国的媒体鉴于以往的教训,都不再刊登那种投票选举时做的现场投票倾向调查,因此这独家刊载的消息更增添了留欧派的某种信心。连续多天,在英各大金融机构和公司,也都在不停地搞相关调查。对这些英国脱欧攸关他们未来的机构和公司来讲,两手准备都是必要的,他们开始在欧洲各地寻找替代的办公场所,一旦英国脱欧便逐渐撤离。但最近几天直到昨日整个金融界的氛围还是谨慎地趋于乐观,到昨晚这种乐观更是上扬到高峰,英镑汇率继续攀升。英国脱欧派的一个主要领导人甚至在当地时间22点投票截止时向人表示可能“已经失败”……


世界已再不如以往。当地时间昨天凌晨5点40多分钟,BBC一个消息,象给世界扔了个巨型原子弹。脱欧派胜出!据笔者撰文时尚未最终确定的结果,脱欧派以近52% 几百万选票的差距领先。英国宣告告别加入43年的欧盟。一页历史已过去!


悲剧的诞生:何以致此


尽管脱欧派一些人狂喜,但许多人却乐不起来,甚至有些深深的悲哀和不安。“经济学人”杂志今早的通栏标题是“悲剧的分裂”(A Tragic Split ),这不仅指英国与欧洲,自然更是指英国内部。英国人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分裂,在公司,在家庭里,政党内部,夫妻父子兄妹朋友,人们为此争吵不休,甚至有工党议员被暗杀的悲剧。而糟糕的是这种分裂,绝不会因公投结果宣布而终结,会长久在英国乃至在欧洲蔓延。


显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婚姻破裂,是情感的长久流失所致。此次脱欧是长期以来尤其是最近几年各种政治、社会、经济趋势演变的结果。从1975年关于欧盟的公投67%人赞同留欧到今日52% 主张离去,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首先,这是一个有其深刻的文化和历史渊源的故事。孤悬海外,与欧陆分离的英国,历史上从来就与欧陆有着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的特殊关系。一种不同于欧洲人的欧洲人认同,长期就是英国人身份认同的底色。对欧陆既拥抱认同,又排斥警惕,构成英国人的一种双重心态。欧洲大陆对英国人来讲既是文明的渊源,也是威胁的所在。两次大战皆来自欧陆,英国人付出牺牲却不觉得该负有责任,也无法感受到欧陆人那种通过欧盟建设维系永久和平的深层的冲动。几百年来,英国人是向西,向南,向世界,向海洋,寻找他们的财富、强力与荣光;欧盟只是在一种共同市场意义上才被主张实用主义的英国人认可。随着欧盟整合趋势的加强,一种反弹就自然而生。这是两种不同的始终存于的有关欧盟建设蓝图的新一轮的冲撞。


其次,正如所有分析都提到的,移民问题成为此次脱欧最重要的诱因。在对于有6300万国人的某些英国人来讲,500万的外国人,300万的欧盟成员国人实在太多了。在一些脱欧派的宣传中,是他们抢去工作,拉高房价,坐享福利,制造恐怖,造成犯罪。但事实上,所举这些,相当大程度上是经不起推敲,许多专家都用事实和研究的成果来说明这一点:比如,就福利支出来讲,大概只有2% 左右的福利支出被来自欧盟成员国的人们所享用,7% 左右被来自其他国家的外国人所使用,绝大部分依然为本土英国人所消费。而同时,那些外国人尤其是欧盟成员国人所创造的财富却高于这个比例。此外,脱欧派大肆宣传的所谓英国给欧盟的贡献也是与事实不符的,英国人给欧盟付出的费用,事实上有相当部分是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回归到英国。


但是,这类信息和论点在此次公投中却没有最终占据上风。人们对信息的攫取是有其某些心理预设的。而在造成这种排斥欧洲的心理预设上,叙利亚、北非难免潮、欧洲的恐怖主义袭击,都强化了这种意识。在一些英国人眼里,留欧预示着更加汹涌而来的东欧人、叙利亚人,北非人,土耳其人……对某些英国人来讲,欧陆再次成为某种恐惧、威胁的来源。全球化时代英国也同样面临深刻的认同危机,在某些英国人看来,限制外国人,脱离欧洲是保持自己生活方式和文化认同不受威胁的唯一选择。


至于那些工作和生活状况不佳处于相对弱势的阶层和某些地区的人来讲,脱欧成为某种“明天更美好”的希望,成为对现有体制的不满,对精英层的不满与对欧盟的不满混同的一场大发泄。在某些脱欧派人物民粹式的宣传下,这种不满得以合理论证和强化。脱欧等同于安全、工作,等同于所谓英国人自己掌握自己命运,按自己的意愿安排生活与世界。显然这不切实际,但与伦敦的繁荣相对照,对那些生活在衰败的城市与乡村,跟不上时代列车,有被抛弃之感的英国人,又怎能轻巧地指责他们抱有幻想的权利呢?几百万中下阶层包括年长对往昔世界怀恋的人们的投票,成了决定此次结果的关键。


日落的黄昏:英国的终结


英国人与欧盟的婚姻结束了。但麻烦的或许这只是一系列分离的开始。当初日不落帝国的雄风不再,英国只是这世界上众多的民族国家中相对重要的成员之一,且这种重要性恰还与其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身份有关。而今后的问题是,与脱欧派想象的或许正相反,这民族国家是否就此也将衰落,解体,或许不久我们就会看到答案。英国人得到了“独立”Independent,——这是脱欧派此次宣传中最常用的词语之一,但这词语却不会很快从媒体中消失,大概马上就会具有新的指向;只是这次换了内容:苏格兰、北爱尔兰地区将很快进入新的一轮要求进行独立公投的阶段。


在英国脱欧公投成功刺激下的苏格兰、爱尔兰独立公投将会有极大的成功可能。只要看一眼赞同和反对英国脱欧的区域图就可知晓:所有北部地区都是赞同留欧,而南部除个别小区外却是都是赞成脱欧。造成欧盟分裂的英国也自身分裂;获得“独立”的英国,却也因此可能会造成其内部的独立;带来欧盟解体危机的英国,或许也先引发自身的解体,就此进入动荡不定,走向某种衰败?一向以冷静,精于计算著称世界的英国人,这次会不会失于计算?在近代历史上,以自由和开放赢得世界、创造无比的辉煌的民族,会不会因其对外部世界的排斥与恐惧 而走进历史,彻底被边缘化呢?历史的辩证法则将再一次向我们就此展示其力量?有法国网友在开玩笑:下次007过巴黎机场,要花两小时过关了。


欧盟建设的悖论:终结或再生


英国脱欧,以往看到的欧盟形式已经终结。勿庸讳言,欧盟建设面临其自成立起来最大的危机,攸关生死存亡。这既有欧盟领导人和卡梅隆的政治失误的责任,也有欧盟建设中笔者称之为“欧盟悖论”的内在逻辑造成的一些问题所致。在欧盟建设上以法德为代表的欧盟联邦取向和英国为代表的以共同市场为取向的两种不同蓝图一直就存在深刻的矛盾。从欧洲建设的理想、欧元设立、欧洲整合所带来的需要看,逻辑上都必然要求强化欧盟的协调和领导作用,这不可能不带来某种布鲁塞尔权威的强化。欧盟制订的一些规范也自然日渐增多。


但另一方面,有着各自悠久历史尤其是近代主权民族国家成立以来不同传统的欧洲各国,各自具有的经济水平和政治文化、制度却多有不同,差异甚大,对这种超主权国家所带来的约束的反感,不仅民间,就是精英层也是普遍存在,近来日益强化。且今日世界,各种主体意识高涨,希望强化维系自己的身份认同沛然成潮。要求权力更加民主。


此次英国脱欧阵营具有不同层次的政治诉求,其中一个最常用的论证就是对布鲁塞尔高高在上,反民主、官僚化、远离英国人的生活和命运的批评和指责。而这种论据,我们在所有欧洲极左和极右反欧盟的话语中都能听到,即使在不同的中产阶级中也有其依不同理由做出的回响。在新一轮的民粹主义潮流崛起的背景下,反精英的思潮在欧洲与反欧盟的潮流已经合流,这不能不说是此次英国脱欧公投的重要的背景;反过来,因脱欧成功,也会更刺激这种趋向的发展。


英国脱欧,立刻在欧洲到处引发反欧盟的极右派们的欢呼。从法国到荷兰,极右派领导人们都立刻发出希望在本国举行类似公投的要求。当下,欧盟会依据2009年里斯本协约相关条文,用2年的时间处理英国脱欧过程。但最重要的是,欧洲要重新确立这些年日渐模糊的欧盟建设方向。民粹的趋向要警惕,但人们的呼声却不能忽视。如何更好地连接布鲁塞尔的政策与人们的安全、就业、权利的表达,这种紧张需要新的政策和制度加以调试和应对,这也是欧盟领导人们亟待给出新方案的挑战。


问题是,欧盟建设上缺乏领袖,法国曾经在以往欧盟建设中一直扮演领袖的角色,但2005年希拉克在欧盟宪法的公投问题上象今日的卡梅隆一样自信地组织公投失败后,失去了这样一种引领地位,且因内部种种以及经济状况的不佳而缺乏独自扮演这种角色的实力。因此,没有任何时候比今天德法的双驾马车 具有决定性的作用,组织深化欧盟的改革,为欧盟确立新的方向,重建人们对欧洲建设的理想和热情。象所有以往的历史一样,某种大的灾难常常也会带来某种重大的历史进展。英国脱欧的震撼如果能促使欧洲建设进行重大调整,注入新的活力,避免最终的解体,或许就是英国人以告别的方式给欧盟做出的最大的贡献。


主体、认同与理性:全球化时代挑战


长期以来欧盟建设一直是世界范围内二战后尤其是后冷战时代一个最重要的国际范式。这片经历战火和冲突,孕育了现代文明的大陆,一直在以这种和平的民主的共同体建设向世人展示处理国家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性。这种建设过去几十年来取得长足的进展,但因在某些方面过快,不够细化,过于理想,应对外部事务如移民上缺乏必要的机制和协调,所带来的问题也是有目共睹,引发某种意义上讲逻辑的反弹,导致今日这种局面。前有希腊危机,今有英国脱欧,正可谓应了中国的谚语“欲速则不达”。


但就此宣布欧盟的死刑还为时尚早。事实上,如果我们放开视野审视全球,在今日的时代,因全球化的发展,合作的需要,各种不同的国际协作依然是主流之一。只是形式、强度深浅或可不同。欧盟形式受挫,欧盟精神依在。欧洲建设这种人类历史上前无所有的事业遭受挫折并不绝然让人意外,但人类的前途最终依然离不开欧盟建设的精神和方向。


一方面,是作为个人和集体的主体意识持续的高涨,要求权利的伸张,捍卫权利,因全球化而担心自己的认同受到威胁而强化自己的认同意识。另一方面,因全球化所带来的各种益处,尤其是对经济的促进,又必须与外部世界交流互动,才能保持国家的繁荣和个人可能的发展,这也是人们理性的认知。这构成我们时代最深刻的矛盾之一。任何一个民族或个人都无法自外。欲想获得应有的个人与民族的发展和稳定、自由与繁荣,都必须直面这个问题,努力处理好这样平衡。英国的课题,某种意义上讲形式不同也是其他国家面临的课题。靠拒斥外部世界,封闭自己,从来都不是问题的真正解决之道。最终往往是饮尝苦果,事与愿违。


也正因此,民主也面临诸多新的挑战。不过,正因为人们主体意识的增强,却也恰恰是民主最能反映这种时代精神。或许有人因脱欧结果会对民主大骂出口,轻下结论,以归罪公投。其实,问题、裂痕已在,与其让其得以表露,远比掩藏最终酿成更大的灾难要好。该来的总是会来,只是形式和结果可能不同而已。此次公投中脱欧派最常用的一个论据恰就是要争取英国人的民主权利,不希望命运被他人左右,这当中自是有民粹的色彩,但也不乏真诚的民主甚至是欧洲的赞同者如此认识,用他们的话讲,再不能忍受现在官僚的欧洲。这其实从一个角度也给这个世界的所有领导者敲响了警钟。


九一一、08年危机、恐怖袭击,在这一系列可视为是对上一波自由全球化时代反弹的事件的单子上,今天我们又可以加上新的一件:英国脱欧。只是我们不知道,它造成的冲击波最终将止于何处,它肯定是英国的一个新时代的起始,但是不是也是世界进入一个新时代的开端,这只有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告诉我们,或许,也将取决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们的倾向与选择。


本文来源:搜狐评论



为什么要订阅剑客会兄弟号今日观点集萃

一、防失联;二、很精彩

今日观点集萃dailycomment

中国社会的真实舆论场

03.jpg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剑客会ijiankehui

有温度的思想

02.jpg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剑客会


是一种鼓励 分享传递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