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需要真正的社会科学

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快建设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的讲话,强调了社会科学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重要性,把它与自然科学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这是一个具有高度标志性意义的时间/事件,并将对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为什么需要社会科学?

长期以来,中国社会存在一种重理轻文,扬自然科学、抑社会科学的倾向,不少人误以为社会科学是“假,大,空,虚”的无用学科,或者是点缀学科。但实际上,时代需要社会科学,中国需要社会科学,中国人民也需要社会科学
  • 首先,时代需要社会科学。

实证社会科学是从19世纪初期开始兴起的,当时的人类社会面临巨大的发展与变革的挑战。工业革命带来的不仅是铁路、工厂、桥梁和各种机器,更深层次的是,它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改变了人类的家庭、社会和国家结构。这些变革对人类的资源分配、利益计量、关系处理和社会管理都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

 

而今,我们正步入新的技术革命时期,生物技术、纳米技术、信息技术以及认知科学的日益突破,甚至有可能改变人类的物种。当今时代变革的深刻程度,不亚于甚至超过社会科学发源的19世纪,这些技术变革将会带来一系列的道德、法律、心理以及社会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必须经由新的社会科学的知识、理论和实践引导,社会科学的发展能够帮助我们设计更加美好的未来。

  • 其次,中国需要社会科学。

中国社会经由改革开放的发展,使得经济增长突飞猛进。但是,在中国人民变得越来越富裕的同时,财富分配、资源使用、发展模式、冲突解决等问题也变得越来越突出,亟待中国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解决问题的路径和方法。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崛起的中国如何处理与世界的关系,如何与国际对手或伙伴进行博弈,这都需要社会科学工作者持续不断地探索、研究,并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和建议。

  • 第三,人民需要社会科学。

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最终的受益者是人民。无论技术进步还是科学发展,如果没有人的参与、人的使用、人的管理,那就只可能是物质的表面变化,缺乏精神、气质和心理的深层变化,这样的改变终将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可延续。我们下一代所生活的世界,是我们使用、改造和设计过的世界。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间,我们留给下一代的是什么样的教育环境、安全环境、政治环境、军事环境和自然环境?这些问题,中国的社会科学必须而且应该有自己的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

如何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科学?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习近平总书记谈到的继承性、原创性和专业性。我的体会是:

首先一个优秀的社会科学工作者,应该掌握本专业的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

人类在实证社会科学上的探索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无视甚至抛弃这些积累,不光会浪费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精力去重复已有工作,更危险的是有可能导致我们任性、盲目地犯本可以避免的原则性错误。我们还需要站在历史和国际的大背景下,突出中国学者对中国问题的探索、研究和贡献,文明智慧的传承在此显得尤为重要。

其次社会科学必须坚持科学的方法。

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不一样,它不仅要描绘社会事实,回答“是什么”的问题,同时也必须回答“为什么”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一样,不仅要解释社会与人心的运行规律,还需要解释它的内在机制和原理。因此,对“为什么”问题的回答,需要了解其中包含了哪些因素,经历了何种过程,通过何种机制并导致何种特定的社会事实等。科学方法最基本的思想便是比较,包括科学地操纵、观察、比较与分析各种变量的影响。没有这些基本的科学方法为基础,那就不能算是社会科学。传统的哲学研究建立在概念讨论、理论思辩的基础之上,严格来讲,是不能算社会科学的。当然,哲学家也能按社会科学的方法做研究,前提是要有数据,有证伪,有证明的过程。

 

当代中国的社会科学不应该是没有理论依据的预测,不应该是没有理论支持的批判,不应该是简单数据和事实的陈述,也不应该是各种影响因素的罗列;当代中国的社会科学一定要是有理论、有数据、有事实、有分析、有逻辑的基于科学过程的严谨推导,一定要能对社会实践作出预测、控制与指导。要真正地实践继承性、原创性和科学性,我们必须规避任何口号性的研究,也必须杜绝那些贴标签、玩概念、只谈个人体会的感悟性研究。特别要提防有些人在意识形态的掩护下,在中国特色的伪装下,把自己的看法,观点,心得,感悟包转成社会科学的研究成果。

第三社会科学如能做到紧贴中国社会、靠近中国人心,就有可能做出原创性的工作。

中国的社会科学当然要紧贴中国社会、靠近中国人心。中国在现当代的崛起是人类公认的伟大变革,在这样波澜壮阔的社会变迁中,对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来说,中国社会与中国人便是最好的研究问题与实验的场所,而且很有可能由于文化的原因,我们中国人在这方面的研究是有天然优势的。但我们必须要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用心关注中国社会的变化和人民的幸福,用心去做学问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相信自然科学与技术对中国人的重要性。但自然科学更多地旨在描述、解释和改造物理的事实,譬如假使有人告诉我们在北纬25度、东经123度有座岛屿,那么它对我们而言就仅仅是个地理概念,它只能引起我们对其方位、资源、地理环境等外在事实的关注。但是我们一旦得知这个岛屿叫做“钓鱼岛”,那么我们的感情、判断、行动、欲望都会发生变化,这便是社会科学的价值。

 社会科学不仅告诉我们社会可能会如何变化,更希望告诉我们它为何如此变化,以使得我们“人”关心的物理事实有感情,有意义,可理解,可使用。社会科学的本质永远是与人性、人心、人情、人欲紧密相连的。因此,在不断变革的时代浪潮下、在复杂变换的中国社会里、在中国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我们这一代中国社会科学学者真的应该而且能够做出有分量的原创性工作,作出影响中国的贡献!


(本文首发于 清华大学藤影荷声 彭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