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论

下午坐在农家院子里发呆,偶然瞥见四周摆放的种种农具,想来就是这些工具改变了这整个世界,想起有哲人说过改变世界即是把一样东西从一个位置改换到另一个位置,那么这样看来有了工具一切便再容易不过了(此工具当为狭义的工具,即从事一般性生产,为个体所用的、复杂度不高的工具)。而乔布斯们若要改变世界拿着个锄头挖挖地就好了,实在没必要大费周章搞什么智能什么苹果。这逻辑如果要成立便是与游戏相类了,在游戏里面,一样好的工具几乎可以改变整个游戏的进程,好的道具有时候就是成功秘诀所在。但是这在现实中行得通么?要说最有实际效用,最能显性地改变世界的就是农民伯伯们所用的一干工具,它们直接干涉了地形,也就是标准定义上的”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往往不重视这类事情,这个时代拿着锄头大概还要被人看不起,现在我们看重的是一些较为虚无的东西,不再那么关注实体了,谁控制了所谓的国家,所谓的货币,所谓的职能就能控制资源,这样来说的话世界其实是被一些虚无的东西所统治,那么改变世界就是改变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由于是人制定的,并非天成,所以它们往往有着更高的认知复杂度,更多的变化,也就相比那些可以显性观察的自然现象他们更难被人所了解、掌握,也就更难被操控(此操控为有一因必有一确果从而可以通过改变因来求得相对一个较为简单、明确的果),比如我们种树,放下种子好好耕耘就有很大的几率会收获,但是在社会上这种强因果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即便是因果最为明确的法律也无法保障因果的必然连接,谁也没有办法准确预测一只股票的未来走势。那么我们就会这样想,这些虚无的,人造的东西由于难以捉摸,所以是更高一层的东西,而那些显而易见的,不证自明的东西反倒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至于这样算不算社会高级形态的一种体现,或者说是一种误入歧途,还有待考虑,不过显而易见,如果人类没有创造出这些虚构的种种,我们的生活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